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从摊主类型化角度看文山市恒丰传统药市
发布日期:2019-12-02  来源:贵州民族研究   浏览次数:57
核心提示:文山市传统草药市场历史悠久,自发在草坝街形成后,一直以集期沿街贩卖的方式延续至今,后统一集中至恒丰市场内。每逢周末为集期,开市一天。市场中心
文山市传统草药市场历史悠久,自发在草坝街形成后,一直以集期沿街贩卖的方式延续至今,后统一集中至恒丰市场内。每逢周末为集期,开市一天。市场中心分布于居民集中区,为州内最大的草药资源集散
地。本次调研共统计摊贩142名,其中当地人占71.83%,赶集路程集中在0.5至2小时内,辐射周边多个村寨,
以农村巴士、三轮车、面包车、摩托车为主要赶集工具。摊主作为传统药市的主体构成,是传统草药接纳和使用的重要对象。本市场中摊主为多民族结构,苗族占比率最高(75.35%),其次分别为汉族(13.38%)、彝族(6.34%)、壮族(2.81%)、布依族(0.70%)、倮组(0.70%)、傣族(0.70%)。“苗医”也曾作为草医出现,后因“草医”过于直观化和口语化故而更名。因此,作为我国少数民族医药的重要组成,其自古就以草药治病而得名。
142名摊贩中,共有106人为女性,占74.65%。市场内摊主以中老年女性为主,45岁以上者共82人。此外,自学是中老年女性摊贩获取传统医药知识的主要途径(65.12%)。她们多以药摊为副业经营作经济补充,忙时种田,闲时采药。在农村社会现代市场化转型中,性别化分工是她们弥补农业收入欠缺的重要方式。这些农村女性大多仅跟随其他摊主进行简单的采药学习,能说出药名,但对主治功效模糊。门槛简单、摆摊灵活是传统药市的主要吸引力。因此,她们流动性很强,能挖就卖,对药材资源和药市经营无可持续性意识,难以稳定。相反的是,另一部分中年摊贩恰以此为主业,既是传承医师也是药师,医药结合,四处赶集。他们药材种类更为丰富齐全,以成方捆绑,不同于前者凌乱摆放。
据民族医师陶成芬讲到,自家药摊除了上山采挖的药材以外,常常也会收购其他药摊的以作补充。作为民族医药文化生产与传播的专业群体,他们用传统草药承载起了传播本民族世界观和生命观的使命,是传统民族医药延续发展的重要媒介。此外,市场内摊贩分布还与摊主“关系”密切相关,中老年女性摊贩多同寨或同族,摊位也常紧邻。每逢集期她们便三五成群相约前往集市,搭乘同一交通工具,既降低了赶集成本,又增加了赶集热情。邻村亲戚也常以药市为契机互相探望。这种基于地缘、亲缘关系而形成的交往关系在药市中尤为突出。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传统药市已不仅仅是经济实体,其中丰富蕴含的少数民族文化内涵和社会效益亟待进一步综合转化。
作为州内最大的草药资源集散地,恒丰药市是带动西南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传统药市发展的关键。要实现经济、文化、社会价值的综合转化,需要建立特色地域性品牌,将州内资源发挥为市场优势,通过现代化技术发展,形成特色草药交易市场品牌,提升市场现代经济价值。同时,以市场为导向,鼓励草药种植,扩大商品类型和流通主体,增加传统摊主就业机会,将会带来更多社会效益。此外,培育品牌还能让附于民族形式的医疗宝库再生产、加以改造和形塑,实现发展性保护策略。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