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以审判为中心”视角下的非法证据排查疑难问题探究
发布日期:2018-04-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浏览次数:251
核心提示:三、问题之对策综上所述,在侦查监督缺失、侦检共同履行追诉职能、审判对侦查监督缺位、检察机关既当自己法官又当他人法官的情况下,导致审判不中立,
三、问题之对策
综上所述,在侦查监督缺失、侦检共同履行追诉职能、审判对侦查监督缺位、检察机关既当自己法官又当他人法官的情况下,导致审判不中立,控辩失衡控辩不平等。在这样的司法流水线下,审判机关很难把守最后一道防线正义关,因为法官是人不是神。因此,为确保“以审判为中心”的切实落实取得实效,提高司法公信力和威慑力,进行体制机制上的配套改革,加强和改进制度设计,修改宪法,改变过去的司法体制制度设计格局,早已势在必行。
(一)建立审判机关直接制约侦查机关的司法体制制度,确保审判中立。
1.建立强制侦查的司法审查制度。
当前,我国亟需建立强制侦查的司法审查制度,尽管检察机关内设有侦查监督科,但只是强制侦查的其中之一,不足以监督强大的侦查权。“法院审判说”认为,由法院行使司法审查权,包括搜查、扣押、批准羁押、监听、通缉等强制侦查措施,其事前应接受司法审查,如果情况紧急事后侦查机关必须经过法院的审查确认。根据国际刑事司法准则和法治国家的经验,我国检察机关不具有司法审查所必要的中立性。[孙长永:通过中立的司法权力制约侦查权力[J].环球法律评论,2006。]因此,鉴于法院才是最终的中立裁判者,应当把检察机关的批准逮捕权交由法院行使。建立司法审查法官,由司法审查法官对侦查机关进行搜查、逮捕、技术侦查、拘留等强制侦查措施进行侦查监督。司法审查法官与刑事审判法官相分离,互不隶属。
建立由法院行使的令状式强制侦查监督制度,侦查机关在行使强制侦查时,应以令状的形式向法院汇报,得到法院同意后方可采取强制侦查措施,情况紧急除外,但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向司法审查法官汇报。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审判对侦查的有效制约,才能从源头上监督侦查取得的证据合法有效,才能畅通非法证据排查活动,从制度层面上解决非法证据的有效排除,切实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填补过去审判机关无法直接制约侦查机关的制度缺陷。
2.建立侦查与羁押、鉴定相分离制度。
关于侦查羁押制度,一直是令不少国家头疼的问题,我国也不例外。目前我国关押犯罪嫌疑人的地方设在看守所,且看守所隶属于公安机关,这给刑讯逼供和非法证据取得留下了空间。这个问题上,笔者认为,可以借鉴英国的看守官制度,将看守所交由监狱机关进行管理,监狱的看守官不能参与任何形式的侦查取证活动,同时将发生在监狱的犯罪行为交由公安机关统一进行侦查。侦查机关在行使刑事侦查时,凡是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接触的都要进行全程录音录像,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地方必须在就近的看守所,确有特殊情况需要在其他的地方进行审讯,应事先得到侦查监督的法官同意,否则侦查取得的证据无效,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应一一予以排除,使侦查留痕有迹,有据可查。建立独立的司法鉴定机构。[黄瑞平:侦查部门司法鉴定机构体制改革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3。]我国目前的司法鉴定机构设在侦查机关内部隶属侦查机关,这很难保持鉴定的中立性,有悖于程序正当原则,也不利非法证据排除,因此应将司法鉴定机构从侦查机关独立出去。
作者:谢永强
 
 
2017-08-09
浏览次数:96

浅议信访渠道追责运行体系应明确列为司改的下一个重点环节

司改两年多了,官方主要从正面肯定司改的成果,但许多诉讼参与人在自身参与的案例中深切地感受到司法责任制未能切实落地落实。司改的责任追究和司改后法官独立办案的职权不想匹配,法官心中还没有对法院判决和法官职业的敬畏之心。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