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基于唐·伊德声音现象学的歌剧解读
发布日期:2018-05-09  来源:四川戏剧   浏览次数:45
核心提示:摘要:唐伊德的声音现象学理论专注于阐释声音与听觉之间的关系,尤其注重探索知觉与人的存在经验之认识。把声音现象学所提倡的回到声音本身作为一种方
摘要:唐·伊德的声音现象学理论专注于阐释“声音”与“听觉”之间的关系,尤其注重探索知觉与人的存在经验之认识。把声音现象学所提倡的“回到声音本身”作为一种方法论,可以“回到人的聆听与体验本身”这个路径上来,运用到对歌剧《白毛女》的阐释和欣赏方面,必将终结视觉和语言文字中心主义,通过悬置声音之外的东西,揭示歌剧的本质和真相。从“声音-情感-自我意识—社会”这个系序列去看,对声音的还原还需更彻底,并厘清个人体验和社会体验之间的联系与区别,以期在研究上开启新视窗,发现新意义。
关键词:唐·伊德;声音现象学;歌剧;白毛女
作为一种认识论的方法,胡塞尔创立的现象学现已广泛运用于各个不同学科领域,海德格尔、萨特、德里达等发展了这一学说。现象学不假定任何东西,包括心理、哲学、宗教、道德或政治等观念。德里达认为,声音是在普遍形式下靠近自我的作为意识的存在,声音是一种意识[1]3。美国著名学者唐·伊德受海德格尔的启示,对听觉在人的存在中的重要性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与论述,并阐发了知觉与人的存在经验之认识。在《聆听与发声:声音现象学》中指出:“声音是知觉的外在体现,是一种‘存在’”[2]71,开启了声音现象学的研究方法。
歌剧是戏剧的音乐形式,由咏叹调、宣叙调和合唱组成,具有丰富的感染力。音乐是从乐器(发声器官)发出,被人所聆听。现象学提倡“直接的认识”去描述现象和物体,还原到“纯粹意识”和“纯自我”,以便更接近真理和本质。声音现象学提倡“回到音响本身”,作为一种方法论,在音乐欣赏和解读方面的运用实践还较少。歌剧《白毛女》作为“红色经典”,我们对它的欣赏和理解至今还有片面、刻板、单一的认知倾向。今天借由声音现象学这一方法论,“面向声音本身”,再次解读,以彻底还原其本质。
作者:代凌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