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一阶语言的困境与可能世界语义学
发布日期:2018-05-31  来源:世界哲学   浏览次数:90
核心提示:摘要:哥德尔完全性定理和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分别从两个角度说明一阶语言无法处理无限的模型,这种性质是一阶语言系统本身所具有的性质。本文致力于从
摘 要:哥德尔完全性定理和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分别从两个角度说明一阶语言无法处理
无限的模型,这种性质是一阶语言系统本身所具有的性质。本文致力于从一阶语言模型的构造过程深入分析一阶语言在处理无穷模型所面临的困境,寻找困境所产生的原因并给出解决方案。最后对辛提卡的“游戏理论语义学”进行剖析,并分析与“可能世界语义学”的关系。
关键词:一阶语言 模型 游戏理论语义学
前言
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说:“1世界是事实的总和;2事实则是指事态的存在。”[ Ludwig Wittgenstein, 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 [M]. London and New York, 2001, P5. ]事态指的是个体之间的理论上的结合。事实指的是个体之间实际上的结合,也就是说,这种理论上的结合成为现实。例如:理论上成年男女可以结合为夫妻,这是一个事态;成年男女已经结合为夫妻,这是一个事实。事态这个概念是指逻辑上个体之间的可能组合,然而,这不是我们的世界,而仅仅是逻辑空间;我们的现实世界是由已经发生的事实构成。正如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说:“1.13在逻辑空间中,事实便是世界。”[ Ludwig Wittgenstein, 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 [M]. London and New York, 2001, P5.]事实与逻辑空间有着很大的差别,“中国的首都是北京”和“中国的首都是重庆”这两个句子在事实上是矛盾的,因为我们公认中国的首都是北京。然而,如果从事态层面来思考,也就是从逻辑层面来思考,即“中国的首都是重庆或者中国的首都是北京”,矛盾便不会产生。逻辑空间是不受时间限制的;但事实会受时间制约。例如:“中国的首都是北京”在当代中国是真的;然而在唐朝便是假的。逻辑的分析是静态的并且是对已有的事实进行分析。这种静态的分析不能帮助我们获得新的信息。就如同唐晓嘉在论文《试析辛提卡的语言博弈论》:“因此一般语义学更适合处理已获信息的结构,如理论结构、解释结构等。对于获取知识的活动,它的分析能力有限。”[ 唐晓嘉, 试析辛提卡的语言博弈论. 重庆:西南大学学报[J]. 2000年第4期, 第39页.]那么,是否有一种理论可以避免这种分析方法所带来的困境?辛提卡说:“语言游戏理论将是这样一种理论”[ Hintikka J. Logic, Language–Games and Information: Kantian Themes in the Philosophy of Logic [J]. Clarendon Press Oxford, 1973, p98.]唐晓嘉说:“然而语言与世界的联系主要体现在人们获取这些信息的活动之中,这些活动不仅使我们获得知识,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也决定了知识的结构。”由此,由逻辑分析产生的一阶语言也会面临不能获取新信息的困境,它只能处理有限的模型;针对这种困境,语言游戏是否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会给与详细地探讨。
作者:董淑亮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荐论文导航
 
 击排行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