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监督机制建设任重道远
发布日期:2019-04-15  来源: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浏览次数:55
核心提示:目前,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缺乏完善的监督机制,不仅影响了乡村协商主体参与程度,而且减弱了村民对协商决策的信赖程度。近几年,关于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监
 目前,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缺乏完善的监督机制,不仅影响了乡村协商主体参与程度,而且减弱了村民对协商决策的信赖程度。近几年,关于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监督机制的探索还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阻滞了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的运行和决策的转化。
(一)乡村“空心化”,协商监督主体缺失
当前,乡村“空心化”现象比较突出,村民离开乡村的数量继续增加,2017 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8652万人,比上年增加481万人,尤其是拥有技术专长、年轻力壮的劳动力纷纷涌入城市谋求发展,留在乡村的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儿童。留在乡村的老年人传统保守意识浓厚,妇女整日忙于家庭和孩子,他们不习惯也不相信协商方式,缺乏参与协商监督的积极性。随着乡村中围绕土地流转而展开的纠纷越来越多,根据《土地管理法》第16条第一款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据此规定,乡村中发生宅基地纠纷,公民应当先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在乡村“空心化”背景下,涉及土地纠纷的村民成为协商的主体,缺乏监督纠纷协商的村民;乡村民间组织成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把协商当作“茶话会”,缺乏协商监督意识;乡村党政存在“懒散性”现象,由于乡村“空心化”,一些领导干部单纯强调协商参与,忽视监督问题,使得乡村部分协商缺少监督保障,而作为协商的重要主体村民,却缺乏监督的意识和能力。
(二)乡村“空白化”,协商监督组织不健全
监督组织不仅是监督机制的重要载体,同时也是机制运行的实行主体。目前,乡村“空白化”主要表现在乡村社会中协商监督组织设置空白,缺少专门的协商监督机构进行统筹、指挥和协调。如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增设的村民监督委员会,委员监督村民委员会和村党支部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监督职能不涉及协商监督。基层党政缺乏建立监督组织的意识和积极性,针对协商的监督往往出现“扯皮”现象,使得乡村协商监督外在约束力薄弱,难以开展监督工作,有的乡村干部甚至采取欺骗隐瞒的方法,压制乡村社会成员的“话语权”,为自己谋取利益。乡村普通村民、村民代表、乡村民间组织、第三方主体等因为监督组织设置“空白化”,不能形成专门的监督组织进行整合,致使他们行使监督权的力量是分散的、弱小的,不能有效的发挥多元主体的监督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广泛发展。
(三)乡村“单一化”,协商监督形式不足
现阶段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的监督形式仍然存在“单一化”的问题,乡村基层协商民主作为由乡党委、乡镇政府引导,村党支部、村民自治组织参与并发动广大村民和社会组织参与公共协商的活动,大多由乡镇政府、乡村党支部进行常规监督,缺少村民、村民监督委员会和社会组织监督。在偏远地区,仍然缺乏媒体舆论监督,“单一化”的协商监督形式很难公开乡镇政府和村党支部在协商中存在的问题,如“一言堂” 现象等。在乡村,部分协商组织者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有意控制协商内容,内定监督人员,排斥第三方参与主体的监督,村民缺少可以曝光的途径。乡村“单一化”的监督形式并不能为村民的权利救济提供有效的途径,影响了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的监督效果,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乡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多层发展。
 
 
2018-05-11
浏览次数:313

近十年来国内城市社区民主监督研究述评

摘要:民主监督是社会主义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区居民参与自治的重要方式。民主监督有利于保证居民权益的充分表达,促进社区居民自治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