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教育 » 正文
徐彻先生访问记录
发布日期:2019-05-24  来源:新文学史料   浏览次数:84
核心提示:谈古丁作品的收集与出版我是当时辽宁古籍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我就跟春风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刘烈恒说,给我个书号,我要给我父亲出书,他便一口答应了。
谈古丁作品的收集与出版
我是当时辽宁古籍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我就跟春风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刘烈恒说,给我个书号,我要给我父亲出书,他便一口答应了。春风社专出文艺书,正好出我父亲作品。当时李春燕编完此书,想出也很困难,那时候出书不那么容易。我便个人出资,自己编辑,并指定了春风社一个编辑任责编。李春燕搜集了大部分作品,我加入了《鲁迅著书解题》。我在辽宁大学念研究生时,图书馆有位老先生兴振芳研究员听说我是古丁的儿子,便告诉我馆里有我父亲的一本书《鲁迅著书解题》。我觉得这本书很重要,就把它复印了下来。
有些书稿是我找出来的,像《谭》已经散佚了。辽宁大学教授张毓茂以研究萧军著称,他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当时在辽宁大学中文系当讲师。他听说我是古丁的儿子,就给我从书架中找出了《谭》。经过文革,他还保留此书,实属不易。他编的《东北现代文学大系》的过程我都熟悉。后来他调到沈阳市当副市长,又调到辽宁省作副省长,再后来成为辽宁省政协副主席。他是个很好的人,对于访客很热情。他对文学研究依然很感兴趣,现在继续研究萧军,是萧军研究专家,也与萧军有过直接接触。
我也见过萧军本人,在1979年,是在辽宁大学的一个报告会上。他那时刚刚复出,到各地方作报告。他到辽宁来时,我听他作报告。我想单独见他,他并没有表明态度。我看他没回话,以为他不想见我。他就在辽大招待所住,当时很忙,我也没去找他。那时我父亲刚平反,他与萧军曾有过直接接触,但是不熟。那是在解放后参加革命后,于45年到49年,在哈尔滨或佳木斯那段时间。后来我给他寄过一封信,问他为何不见我。他用毛笔回了一封信,解释当时繁忙,但没有故意拒绝之意,如果我当时找他便也见了。[ 该信原文收录在徐彻:《徐彻自序年谱》,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114页。大意是:我(萧军)对尊父了解不深,且至今(1979年10月23日)连自己也未得到官方“昭雪”,因此无能也无力为尊父新出版的译著写序并为其“昭雪”。]我想我当时也是年轻,怎么写出这样一封信——不过也不年轻,已经40多岁了。
从事出版行业的我知道,沦陷区作家想要出全集,甚至出选集都是很难的。虽然政府没有明确要求,但像春风文艺出版社建国后出版的都是延安时期的老作家选集,像舒群,马加,罗烽,白朗等。像东北沦陷区作家只给山丁出过书,但也不是全集。当时都付稿费,发行量不大,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当时出版社为他们出书是赔钱的,他们要给作者稿费,千字一般30块钱。那时拿到稿费就已经算不错的。那些书也走市场,但卖不了多少。一般都是高校图书馆,省级图书馆买了,市图书馆都很少,图书馆经费也很有限。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