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绝假纯真的儿童天性
发布日期:2019-06-06  来源: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浏览次数:69
核心提示:李逵没有接受过教育,纯稚的内心不被传统的礼教规范、虚伪的人情俗态熏染,自我认知和情感意志自由成长。李贽说: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
李逵没有接受过教育,纯稚的内心不被传统的礼教规范、虚伪的人情俗态熏染,自我认知和情感意志自由成长。李贽说:“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李贽.童心说∥焚书:第三卷[M].北京:中华书局,1975:98.]童心即为真心,是排除一切物质思想的遮蔽所表现的澄明的心性,是他没有被文明所污染的净纯初心,对社会人事显示最纯粹的体验反映出稚子李逵的本质特点。
人的本能是纯真的,美在于真,若过于追求人为的东西,失却真,就无美可言。李逵保持了一颗赤子之心,不受外来的影响和干扰,体内存在着一个爽直率真、具有巨大创造力的性灵。无意识的儿童情结处处流露,只因他把一切看作轻松愉快的即兴。斧劈罗真人被打入死牢,陪笑磕头,一声“亲爷”、一声“活佛”尽显童稚之趣。像处于皮亚杰心理学中前道德阶段的儿童,他的行为直接受行动结果支配,赌博输钱的他“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耍性子。感情泛化,道德认知不守恒,所以他才敢在“寿张县乔坐衙”逼吏人佯告状,玩角色扮演。他的童心虚构了一个天真烂漫的世界,在陈忱看来是“天机所发,触处成趣”。
李逵的世界完全是儿童世界,他的体验充满本真、无伪的生命感悟,接近自然本性。他天真未凿,灌入兄弟们给予的生活经验,咀嚼生存的快慰,抛开欺诈和世故,快乐的处事原则和灵肉俱释的陶醉并存。思维、语言充分解放,受单纯动机与本能冲动的支配,把客观事物自我意志化,显示自我中心性是儿童的常态。“我是蓟州罗真人的徒弟,会得腾云驾雾,专能捉鬼”,情至语至的真性情呆萌可爱。他的逻辑推理天马行空,妙趣横生。见国号为宋竟说出“你的皇帝姓宋,我的哥哥也姓宋,你做得皇帝,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下井救柴进却正经嘱咐旁人“你们莫割断了绳索”,吴用称他“忒奸滑”,狡猾中见其坦诚天真;引朱仝上梁山,李逵一直在远处叫着“来!来!来!”极似小孩相互追逐的捉迷藏游戏。李逵的世界是以游戏的态度对待人生,正如席勒的“游戏说”中无目的的合目的性的“自由的游戏”,是人生最高、最完美的境界。这是李逵摆脱物质欲望的束缚和道德必然性的强制之后从事的真正自由的活动。唯有儿童能充分认同、享受游戏。李逵拥有一颗童心,具有自然天真的性情,这是李逵性格可爱之原因。
李逵的童心“是一种清澈透明的意绪,一种空阔超迈的情怀,一种与世界优游回环的选择”。[包兆会.庄子生存论美学研究[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28.]不受时空限定,像庄子的精神之“游”,是审美意义上的自然,随风飘荡,无所束缚,充满原朴之淡,率情任性。这是不合礼仪、不循规矩的猖狂,是无拘无束的绝对自由,直指审美非功利主义。[审美非功利主义,主张从非实用或非道德的角度出发来评判审美价值,强调非功利价值。]无念是其本心,以清净本有的自觉性去观物为人。在宋江询问好汉们上梁山的意见时,他大叫:“都去!都去!但有不去的,我一鸟斧,砍做两截便罢!”作为梁山泊关键的无机谋者,在瞬息万变的复杂人脉中,李逵童稚式的划一主义使好汉们众志成城,别无二心。他的无欲无求建立在童稚无知的基础上,毫不掩饰,一派天真无邪。当戴宗、公孙胜向罗真人行礼时,不明礼的李逵“只管光着眼看”,令人绝倒。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