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教育 » 正文
《地下铁道》与哥特小说叙事的互文
发布日期:2019-06-18  来源:小说评论   浏览次数:19
核心提示:在文学作品中,哥特小说是指充满了恐怖与鬼怪的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创作形式,哥特小说大胆地把想象、黑暗、死亡与恐怖等元素融入到文学创作之中,造成
在文学作品中,哥特小说是指充满了恐怖与鬼怪的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创作形式,哥特小说大胆地把想象、黑暗、死亡与恐怖等元素融入到文学创作之中,造成一种情节离奇、阴森恐怖的氛围。《地下铁道》对地下世界的呈现,对伶仃屋的刻画以及对“自由之路”的描写,都使这部小说有一股纯正的哥特小说味儿。
在怀特黑德的笔下,伶仃屋是兰德尔种植庄园一个近乎令人恐惧与不敢想象的存在。伶仃屋是苦命人遭放逐的地方,这里没有公平,亦没有法律。伶仃屋里的人是神志不清的人,是被监工的惩罚被摧残的人,说到底,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人。在这里,女人的身体被男人疯狂的利用与殴打,小孩生下来就发育不良,他们甚至在黑夜里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已死去的小孩的名字,多么凄惨的活物,多么令人胆战心惊的人间炼狱。“她凝视着一个个黑暗的影子。火炉,加固阁楼的横梁,挂在墙钉上的工具。”[5]19多么阴森恐怖的世界!在这里,生命可以随时终结,没有谁的名字会给人记住。
科拉第一次见地下铁道,那是一个挂着几千条镣铐的地方。“几千条,挂在墙壁的钉子上,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收藏,手铐,脚镣,用于手腕、脚踝和脖子的枷锁,各种形式,各种组合。”[5]73角落里也是一堆铁球和锁链,铁球堆成金字塔状,锁链盘卷成蛇形。镣铐摇曳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不难看出,作者对这一地狱般的地下世界的描写带有惊悚的色彩,令人不寒而栗。这些展览着的锁链就是对奴隶制的无声控诉,这是这些锁链束缚了黑奴的身体与灵魂,让他们没有片刻自由。不仅如此,怀特黑德对幽灵车站的描写也充满了恐怖的色彩:“他们拐了个弯,停在一幢荒废的、摇摇欲坠的小屋前,它灰中泛白,像一块被嚼过的肉。百叶窗歪斜,野草在房顶上鞠躬致意。用饱经风霜来形容未免过于文雅——这房子就像一条没人要的癞皮狗……大屋里也是野草丛生,破土而出,穿透了地板。”[5]286-87荒废的旧宅是哥特小说常见的意象,而作者对幽灵车站的描写其惊悚程度并不亚于哥特小说中的荒宅。这样的描写既显示了地下铁道站点的神秘,又营造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氛围,同时也为后文科拉在黑暗中与里奇韦的搏斗奠定了基调。
除了对伶仃屋与地下铁道的描写,作者对“自由小道”的刻画也不禁令人毛骨悚然。“一具具尸首挂在树上,好像正在腐烂的装饰品。有些完全裸露这,其余的也是衣不蔽体,裤子污黑的,是因为肠子没了,脖子断了。”[5]171这些尸体都是黑人和白人废奴主义者的尸体,他们用生命换来了自由,多么讽刺的自由之路!黑人种族是不存在的,除非吊在树上,接受“惩罚”。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条寂静的乡村公里,也笼罩着美国每一寸土地,让奴隶无处可逃。这是怎样的一个地狱,他们活着时受尽了奴役,死了还要当做白人胜利的展览品,屈辱并没有随着生命的终结而结束。
怀特黑德巧妙而又大胆地将伶仃屋、暗黑的地下世界以及挂满尸体的自由小道等这些恐怖意象融入到文学创作之中,营造了小说中特有的哥特氛围,满足了读者对不同阅读体验的要求,同时也表明了黑人在过去、现在及至未来无法抹去的心灵创伤与阴影。借助哥特小说的创作氛围,作者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迫害是不可避免的,但正义绝不会缺席。
 
 
2019-06-18
浏览次数:21

《地下铁道》与希腊神话的互文性解读

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是希腊神话中冥界的王后,她是农业女神德墨忒尔和宙斯的女儿,被冥王哈得斯绑架到冥界与哈德斯结婚,成为冥后。珀耳塞福涅名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