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电影《我不是药神》成功因素
发布日期:2019-11-06  来源:北方传媒研究   浏览次数:95
核心提示:(一)贴近生活,底层社会的展现《我不是药神》整个影片是由真实事件来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对于生活的还原度十分的贴切,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大众的审美观
(一)贴近生活,底层社会的展现
《我不是药神》整个影片是由真实事件来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对于生活的还原度十分的贴切,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大众的审美观,在徐峥饰演贩卖保健药品的程勇平平碌碌,穷头陌路,妻子与之离婚,即将要带走自己的亲生骨肉,可是他心中的想念,不平,呐喊,只能换做心底默默的不敢,哭泣,反而无效的作用。以及父亲高额的手术费用,都很好的把影片之外现实生活中的情景搬上荧幕,以景动情,以情感人。影片的整体就像一颗大树,以程勇为主干,进行人物细分为卖猪肉的黄毛小子,教主工作会英语的老头,还有女儿生病在夜店跳钢管舞的单身妈妈,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一种艺术形态。社会最底层的生活状态展现出完美的本土化,尤其是黄毛小子自身的倔强,忠诚,义气把人物演活,同时也在观众心中刻画出一个深深的符号。
随着情感的递进,影片的步步高升。剧情发生了更加叩问人心的一面,对于人性的思考达到了一个很好的升华作用。程勇从最开始的生活所迫,为了赚钱,利益化开始走心,看到了那些患有白血病人的苦与痛,难与累。从心底里了解他们心中的煎熬,逐渐从他们手中挣钱到私自为这些白血病患者搭钱。就像剧中的一句台词,血癌可以治,无钱却没有治。程勇的转变让剧情发生一次彻底的改变,真实的让人物换上色彩,真实的让观众陷入思索。
(二)人物对立,角色内心选择的突出
每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都离不开好的人物角色展现。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每一个人物角色的选取中,都产生了对立面的抉择。程勇在贩卖印度仿制药品“格列宁”的利益获取与看到遭受病魔痛苦的白血病人时,依然做出了选择,冒着犯法走私的危险,选择了救人。黄毛小子彭浩知道自己身患白血病,本该在家好好享受家人的团聚,依然做出了选择,离家过上自己打工的生活,战胜内心的恐惧感,担心病情的转变给家人带来不便。没有钱去偷药,又一次做出了选择,偷来的抗癌药分给病友吃。每一次的选择,都给自身带来了无形的色彩,让人物站立的更稳,站立的更远。
影视作品的角色,有正面的一面,相之对应的就要有反面的一派。在《我不是药神》中贩卖德国假药的张长林,与程勇是相反方面,对立关系。在对立之中从卖假药欺骗老百姓的金钱,到做出了选择,主动成为了程勇的队友,一起代理印度格列宁,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善性的选择,程勇人物角色的成功不仅做到了身边朋友的追随,更得到了对立的带有恶性描写的张长林的选择,变恶为善。还有代表法律地位的警察曹斌,扬善除恶是他的工作任务,可是在法面前到底是救人还是执法?内心的选择又一次受到了碰撞,药是违法的,药却是救人的,角色内心的突出感一次次敲醒我们选择的警钟。整部剧情把社会中最真实的善良,丑恶,贪婪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表现的美轮美奂,抉择之中展现处饱满,立体的人物形象。
 
 
2019-11-06
浏览次数:91

浅谈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社会影响

《我不是药神》自在影院上映以来,从大众认知到媒体关注,再到李克强总理对药监局的考察,药物得到了平价的销售。电影都达到了一定的影响力,不仅对于

2019-05-22
浏览次数:14

《我不是药神》的两种叙事母题

叙事母题无疑是一切叙事文本深层叙事结构中的核心因素。[1]一个叙事母题被反复实践了无数次过后,早已化作无意识深深潜埋在每个人的意识深处,而且在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

 
 
展开